迅盈彩票

                                                                迅盈彩票

                                                                来源:迅盈彩票
                                                                发稿时间:2020-06-06 03:03:39

                                                                特朗普主持的本届美国政府的一个重大议题就是中国,而伴随着因美国新冠疫情防控不利导致的全面失控,特朗普一直在甩锅中国并坚称美国疫情失控是中国的错——嗯,错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这就是他所贩卖的理论。

                                                                美国航司受疫情的打击从股价中可见一斑

                                                                需要明确的一点是:中国政府从没停止美国航司的中美航线,只是在美国航司主动停止了中美航线之后想要恢复时没有同意。当然,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停飞任何一班国际航班。美国航司有着停飞中美航线的自由,相应地中国也有不批准复飞的自由——毕竟中国不是一个“公共厕所”,也不是一个“殖民地”,让美国航司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在1月底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之后,美国三大主要航司的员工要求公司停飞中美航线以确保员工们的身体健康。而在当时中美航线的客流量急剧降低,从经济角度考虑继续维持中美航线并不符合航司的利益。而且由于美国航司的机组人员平均年龄较高,属于新冠病毒高危人群,美国三大航司由于员工原因选择停飞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美国新冠疫情之中,美国航空业受创极为严重,近乎停摆,这使得美国航司面临几十年未有之巨大危机。股价暴跌、裁员潮、申请政府补助,诸多措施多管齐下也仅仅让美国主要航司们吊着一口气,而众多小航司的死亡则早已无人关注。

                                                                据日本《每日新闻》网站5日报道,在武汉新冠疫情暴发初期,就曾收到过日本企业提供的医疗物资。作为感谢,武汉一家企业最近也向日本捐赠了100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和2万套防护服,这些物资将被送到有需要的日本国内医疗机构。摘要: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后,引发的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已蔓延全美140多个城市。3日,其好友莫里斯·霍尔在接受采访时回忆了这名男子遭警察“跪杀”前的最后时刻。

                                                                当然,排除中美之间越发紧张的局势以及越来越快的脱钩速度等政治因素,中国也有着充足的理由不批准美国航司执行中美航线,那就是防疫原因。目前美国由于“放弃治疗”的防疫措施,使得美国疫情爆发3个月后依然维持着每日新增两万多确诊的惊人增速,而其188万确诊更是冠绝全球。在这情况下中国正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阶段,严控境外输入型病例,对中美航线的登机旅客采取了极为严格的防疫措施。

                                                                在笔者看来,如果美国政府真心想要让美国航司复飞中美航线的话,正确的做法其实是退让一步:让美国航司在中美航班上配合民航局的检疫要求并且遵守民航局“五个一”规定,同时积极批准中国的包机航班以充分释放善意。而现在这样强硬的手段,无疑是没想真心让美国航司复航中国。

                                                                疫情期间美国航空壮观的停飞机队(图/美联社)

                                                                以国航为例,乘坐国航航班从美国飞往中国的话必须得在登机前14天连续填写海外健康码记录健康状况,在登机之前需要进行体温检测,在飞机内得全程佩戴口罩。而美国航司呢?到6月了还只是“建议”佩戴口罩,没有强制要求佩戴。这种对疫情防控不负责任的态度自然让中国民航局在美国航司的复飞审批上顾虑重重。